• <button id="xiw2x"><object id="xiw2x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nav id="xiw2x"><optgroup id="xiw2x"><td id="xiw2x"></td></optgroup></nav>
    <em id="xiw2x"></em>

    <rp id="xiw2x"><ruby id="xiw2x"><u id="xiw2x"></u></ruby></rp>
    追尋紅軍足跡 傳播紅色故事 六旬退役老兵騎行“長征路”
    發表時間:2021-07-20    來源:湖北文明網

    裴國民接受湖北日報全媒記者采訪。

      “辛苦歸辛苦,但我覺得值!”

      7月14日,在武漢市軍休四中心,66歲的裴國民對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說。

      20多天前,他和兩個伙伴一起,完成了騎自行車重走長征路的計劃,還寫下超過15萬字的日志,分享給軍休中心的同志們。

      這位有著近37年黨齡的老黨員,用這種方式,向建黨100周年獻禮。

      兩次吹響“集結號”

      裴國民個子不高,精瘦精瘦的,腰間掛著的灰黑色腰包有些褪色?!膀T自行車的很少有胖子?!彼χf。

      裴國民1976年參軍,1984年入黨,因工作成績突出,曾獲軍隊成果二等獎一次、三等獎兩次,1997年榮立個人三等功。

      2012年,臨近退休,裴國民迷上了騎行,活動范圍從武漢東湖開始,逐漸向外延伸,南至海南、北至漠河、西達新疆。

      2020年9月,裴國民與4位騎友開啟了“循紅軍足跡,重走長征路”的行程。他們從武漢坐火車前往江西贛州,自行車隨車托運,騎行從贛州正式開始。

      從9月至10月,他們從贛州騎行到瑞金,再從瑞金騎行到貴州遵義。之后,受疫情影響,他們只得暫停行程。

      今年4月下旬,裴國民再次發起“重走長征路”的邀約,得到2位騎友響應。

      4月26日,裴國民和2位騎友在重慶會合,宣告第二次騎行正式開始。他們沿著當年紅一方面軍的足跡,奔赴貴州婁山關,向目的地甘肅會寧進發。

      班佑河畔灑下熱淚

      一路上,騎行小隊遇到不少困難。但裴國民說,這些困難與紅軍長征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    4月底,一行人騎行至貴州遵義的仙源鎮時,一段4公里長的崎嶇山路讓他們犯了難。平日疾馳如飛的山地車,在這里因為坡度起伏太大,只能靠雙手扛上去,人騎車變成了“車騎人”。4公里的路程,他們足足走了兩個半小時,直到傍晚時分,才找到一處村莊借宿。

      “現在這里已經是水泥路,還走得這么艱苦。想想當年紅軍經過時,這里連像樣的路都沒有,還要肩挑背扛,真的是很不容易!”裴國民說。

      村寨錯落有致,鄉間小道順著茫茫草場向遠方蜿蜒。6月初,在四川省阿壩州若爾蓋縣班佑村,裴國民一行看到這樣的美景。

      80多年前,紅軍就是從這里走出了草地。

      但當年的草場,卻不是這般安寧祥和,歷史記下了悲愴的一幕:700多名紅軍戰士在走出草地后,背靠背地坐在班佑河邊,因為饑寒交迫、體力不支,最終犧牲在草地邊緣。

      在中國工農紅軍班佑烈士紀念碑前,裴國民灑下熱淚?!皼]有先烈們的前仆后繼,就沒有現在的幸福生活。一路上,我們深深感受到幸福生活來之不易!”他說。

      兩月寫下15萬字日志

      “光陰飛轉轉瞬間,迎來建黨百周年。我輩重走長征路,紅色傳承責任擔……”

      裴國民喜歡寫日記。在今年重走長征路的近兩個月時間里,他寫下60余篇、超過15萬字的日志,幾乎每天都會在網絡上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,既有參觀紅色遺址遺跡后的個人感悟,也有探訪當地百姓所挖掘到的紅色故事。

      “起初,我只是想為同樣熱愛騎行的人們提供一些路況、景點等信息?!迸釃裾f,隨著行程的深入,他每天寫的內容越來越豐富,成為紅色故事的傳播者。

      “老裴,今天咋沒有更新日志?”

      重走長征路的那段日子,在軍休四中心“吳家大灣”微信群里,130多位老兵每天都會守在手機前,等待裴國民的更新。一天沒有看到消息,群友就會催促他更新。

      回到武漢后,裴國民一邊完善著騎行日志,一邊準備下一次的騎行。他表示,長征之路很長,這次只是走了紅一方面軍的路線,未來如果有機會,還會在長征路上繼續騎行,讓更多人了解長征故事。(文/圖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王際凱 實習生 黃子二)

    責任編輯:李歡 鄧純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