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utton id="xiw2x"><object id="xiw2x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nav id="xiw2x"><optgroup id="xiw2x"><td id="xiw2x"></td></optgroup></nav>
    <em id="xiw2x"></em>

    <rp id="xiw2x"><ruby id="xiw2x"><u id="xiw2x"></u></ruby></rp>
    田青:民族音樂守望者
    發表時間:2021-02-09來源:中國文明網
     

      他,一直致力于中國傳統文化研究,為中國民族民間音樂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;他,古稀之年依然奔走在非遺保護第一線,為文化傳承殫精竭慮。本期《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——文藝名家講故事》欄目對話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田青。

      書里那些英雄人物的故事,影響了我的一生

      天津四平東道上的一個二層小樓,是我從小生活的地方。我是姥姥帶大的,她有一個愛好——聽戲。我常常吵著說:“我不愿意聽”。姥姥就對我說:“你好好聽,聽完戲出去給你買個牛肉火燒?!睘榱诉@口吃的,我就忍著去聽戲。但是“蘇武牧羊”“岳母刺字”那些英雄人物的故事卻影響了我的一生,讓我從小有了一種英雄情節。小時候,我的第一個夢想就是當一名消防隊員,救民于水火。

      因為心懷一個“英雄夢”,長大一點,我就開始閱讀《七俠五義》《岳家將》《隋唐演義》這些俠義小說,并從中獲得了無窮樂趣。慢慢地,讀小學的我開始閱讀蘇聯戰爭小說、凡爾納科幻小說,到初中一年級時,我已經涉獵中外文學名著了。孩提時聽的故事,年少時讀的書,都在我心里刻下了深深印記。

      一次談話一首樂章 讓我內心不再浮躁

      1968年,像那個年代的許多人一樣,我也經歷了下鄉插隊,一年之后擔任了生產隊的會計。因為工作出色,生產隊兩次推薦我上大學,但每次報到公社時,都出現了意外。我當時特別想不通,心里有憤懣不平。有一次,我去探望一位老人,并在聊天中述說我心中的不平。這時候老人說了一句讓我受用終生的話:“你現在要是會造氫彈,中央會派飛機到這兒接你?!?/p>

      這句話,當時真是讓我醍醐灌頂,從此無論我是順還是不順,有多大的委屈和苦惱,我都不再怨天尤人,只檢查自己是不是有問題。

      與老人一起安慰我內心的,還有柴可夫斯基《第六交響曲》。那是從一個朋友那兒借來的黑膠唱片。第一次聽到這個音樂,我的內心就豁然開朗,原來內心苦痛的表達竟然可以轉化為這么美的旋律。那個時候我在音樂當中體會到了和現實生活不一樣的超脫。同時也明白了一個道理,哪有人沒有經歷過苦痛呢?但是柴可夫斯基卻把苦痛上升為一種美。

      保護傳統文化 我輩責任重大

      1973年,我憑借自己作詞、作曲的四聲部大合唱作品,以工農兵學員的身份,被天津藝術學院作曲系錄取,畢業后留校任教。

      我當時講的一門課叫做西方音樂名著欣賞。有一次,一個同學下課以后問我:“田老師,你講唐代的音樂怎么怎么美,究竟那時的音樂是什么樣的呢?”這個同學的問題,讓我開始反思。中國古代音樂史實際上是沒有音樂的音樂史。怎么能夠找到活著的古代音樂呢?那時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——去尋找可能殘存著的古代音樂。

      為了能夠尋找古代可能存留下來的音樂,1982年我成為了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研究生部音樂系的一名研究生,師從一代音樂學宗師——楊蔭瀏。老師是中國民族音樂學的奠基者,他用畢生心血編著了《中國古代音樂史稿》。楊老師對民族民間音樂的赤誠之心影響著我。進入研究生院的第一年,我就開始了尋音之旅。在追尋的漫漫長路上,我深深陶醉在民族民間音樂的無盡海洋里,也更深刻感受到民間藝術是中華文化的土壤。但是目前來說,很多的傳統文化,尤其是一些比較冷門的內容沒有被很好保護,我們這代人重要的任務就是要盡可能多的發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,并對它們進行搶救和保護。

      讓民間藝人走出大山走上舞臺,我義無反顧

      在太行山深處,有一群特殊的盲人朋友,他們自發組成了一支文藝宣傳隊,走鄉串村,說快板、唱小曲,為當地老百姓送去快樂,他們被稱之為“盲宣隊”。2003年,我在山西左權參加了一個關于民歌的研討會。會后,有人邀請我去聽左權盲人宣傳隊的演出。作為一個以聽音樂為職業的人,我覺得自己應該很難被音樂打動。但是那天,我卻被盲宣隊演奏的音樂感動得熱淚滂沱。

      演員們在那樣一種艱苦的環境下,給那些缺少文藝娛樂的山里老百姓帶去歡樂。他們所唱的都是真正的當地的傳統文化,這些傳統文化在城市里早消失了,而他們卻在偏僻的山里保留了下來。我覺得我應該為他們做點什么。2003年10月10日,“阿炳還活著——左權盲人宣傳隊的故事”在首都師范大學音樂廳上演。我當時挨個兒給我音樂界的好朋友打電話邀請他們來聽演奏會,我特別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被他們感染。

      后來的16年間,盲宣隊的影響和知名度越來越大,他們從鄉下搬到了城里,演員們的生活也得到了極大改善,他們住進了廉租房,演出場地也從破戲臺變成了全國各地的各大劇院。

      藝術評論要像錐子 而不是鍋蓋

      2000年在第九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上,我第一次坐在了評委席上,但短短四分鐘的點評卻讓我多了一個“冷面殺手”的稱號。我記得當時有十來首歌被不同的歌手翻來覆去的唱,而且發音的方法高度同質化,當時我很受刺激。點評的時候我就直言不諱的說,音樂要拒絕這樣的同質化。我當時并沒有想到這樣批評“千人一聲”、呼吁張揚個性的觀點會引起聲樂界的辯論,更沒想到這樣的“直言”間接促成了我后半生學術事業的轉向,那就是走出書齋、面向社會,積極提倡向民間學習、發現民間優秀歌手。

      2003年,由我主辦的雜志《藝術評論》面世。這本雜志主要做的就是藝術批評,我認為藝術批評是當前社會最需要的,因為沒有藝術批評,藝術不可能健康的發展。有人建議,藝術批評要追求全面。而我認為,藝術批評應該像錐子、像刀刃,而不是像鍋蓋。

      參與非遺保護 是源于對藝術的忠誠

      2001年,我參與昆曲“古琴藝術”、“新疆維吾爾木卡姆藝術”“蒙古族長調民歌”等非遺項目的申報。那個時候,咱們國家的文化遺產保護申遺工作剛剛開始,一件事兒,一件事兒,一點一滴的把這項工作干起來,不容易。

      近20年間,我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工作中。我每次參加電視節目,都會大力宣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;作為全國政協委員,我提出了保護、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提案。我很榮幸,在這個時代的文化建設和發展閃爍光彩的一頁上留下我的名字。余生,我希望為了整個中國民族的文化,獻出自己所有的力量。

    責任編輯:楊 學靜
    在線評論
    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    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查看評論
    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©版權所有
    留言文章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946049&encoding=UTF-8&data=AFq6wQAAAAcAAMHAAAAAAQAe55Sw6Z2S77ya5rCR5peP6Z-z5LmQ5a6I5pyb6ICFAAAAAAAAAAAAAAAvMC0CFQCLhFuFzB7X6WWbtLpfwvpE5YCVjQIUaipkdZUObFkqIPbcPcWeRWPyroc.
    留言查看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946049&encoding=UTF-8&data=AFq6wQAAAAcAAMHAAAAAAQAe55Sw6Z2S77ya5rCR5peP6Z-z5LmQ5a6I5pyb6ICFAAAAAAAAAAAAAAAuMCwCFFltGJE_oNAz4CbSnb6sl2f81ibtAhRLLoRXaTjC0PuTWaLVea8MyUcMIg..&siteid=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