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utton id="xiw2x"><object id="xiw2x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nav id="xiw2x"><optgroup id="xiw2x"><td id="xiw2x"></td></optgroup></nav>
    <em id="xiw2x"></em>

    <rp id="xiw2x"><ruby id="xiw2x"><u id="xiw2x"></u></ruby></rp>
    趙大鳴:心之舞者
    發表時間:2021-02-09來源:中國文明網
     

      他的作品獲獎無數,但大部分人卻不熟悉他的名字;他在舞臺背后“隱形”三十年,用底蘊厚重的作品與觀眾相伴。本期《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——文藝名家講故事》由國家一級編劇趙大鳴為您講述。

      少年夢想,渴望站在舞臺中央

      1957年,我生在北京大學的教職工大院里,鄰居的爺爺伯伯都是當時了不起的人物?,F在想起來那個西山、那個燕園,對我的人生情懷和文化氣質都有長久的影響。那時候,我自己家里沒有太多藏書,我的文學啟蒙讀物,都是在鄰居長輩家的書房看的?,F在想來,當年到小伙伴家中的書房玩耍、看書的經歷是那樣不可多得。在那樣一種生活氛圍里,讓人學會了低調。北大校園里的童年無形中鑄就了我性格中堅韌內斂的一面。

      小的時候,我的夢想是想當一名舞蹈演員。中學的時候,我跟一位老師學過五年舞蹈。那五年的時間里,每天都要花一兩個小時,跟老師練習基本功,排那個年代的舞蹈節目。上學的時候,我還被選入學校的文藝宣傳隊,有時我們會在頤和園的大舞臺上演樣板戲。那個時候真是架勢十足,全然沒有十幾歲孩子的青澀。

      我那時對舞蹈的喜愛接近狂熱,經常滿世界“找票”,通過各種途徑找那些軍隊大院文工團的演出票,然后騎著自行車去看,散場了三更半夜再騎回來,有的時候要騎十好幾公里,但是對那時的我來說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。也是那些年,我接觸了《沂蒙頌》《草原兒女》《紅色娘子軍》這些70年代很著名的舞蹈作品。

      后來有一年,有些部隊文工團來學校招生,我考過幾回都沒考上,我想可能是因為人家覺得我形象不太好,腿比較短的原因。當時真的灰心喪氣,覺得近在咫尺的夢想可能漸行漸遠了。

      永不放棄,不能跳舞那就研究舞蹈理論

      1978年,我考入吉林大學中文系。一邊讀書,一邊學習舞蹈歷史,看各種類型的舞蹈作品。我當時依然沒有放棄我的舞蹈夢,不能跳,那就研究舞蹈。大學期間,我已經能夠寫出比較專業的舞蹈評論文章了。那時候,在綜合性大學的文科學生里懂舞蹈還是很稀罕的。我的美學老師、文藝理論老師都發現我對舞臺藝術,特別是舞蹈藝術有那么點悟性。他們鼓勵我不要放棄,要多用心、多學習,一定會有結果的。老師們的鼓勵讓我更加堅定了方向,我把自己對舞蹈這門藝術的熱愛轉化成一篇篇文章,這些文章中就包括評舞蹈藝術家賈作光作品《海浪》。那個時候我并沒有想到,這篇文章會成為我人生中的轉折點。

      有一次,賈作光老師到吉林藝術學院講學,我就跑去聽賈老師的課,并把自己寫的文章帶給他看。賈老師看了我的文章之后很驚訝,他沒到一個非藝術專業的學生還能寫出點門道來。他對說:“我們馬上要在北京舞蹈學院辦編導系專業,你過來幫我做點工作?!本瓦@樣,我來到了北京。

      兜兜轉轉,回到離夢想最近的地方

     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,這一研究就研究了十年。十年的研究真是個讓人有點寂寞的過程,但或許這也是與夢想最接近的一種途徑。埋頭研究的過程中,我迎來了藝術道路上的又一次機遇。

      1991年,我撰寫了關于全國業余文藝會演的評論,當時的總政歌舞團的領導看到了我寫的文章以后,問我愿不愿意到那里去工作。我馬上就答應了,因為我終于真正進到一個文藝單位,可以從事文藝創作了。剛到總政歌舞團的時候,我特別喜歡站在側幕條前看著演員們演出,每每看著燈光照亮舞臺,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兜兜轉轉十幾年,我終于再次回歸舞臺。

      2003年,我參與創作了音樂舞蹈《一個士兵的日記》,這是一臺完全不同于以往軍事題材節目形式的歌舞節目,它表現了一位年輕的戰士從入伍到退役的全過程。這部舞蹈把戰士的工作、生活、訓練,個人情感、戰友情誼,以及從軍報國的滿腔熱情,全都包容了進去。大家都說,這部作品很細膩,飽含了深情。我認為這和我既學過舞蹈,又研究過舞蹈的經歷有關,這成為我創作的最大優勢。

      心在舞臺,幾十年初心不改

      2015年,錫林郭勒烏蘭牧騎準備制作一臺內蒙古自治區成立70周年的獻禮節目。烏蘭牧騎,是內蒙古自治區特有的文藝團體,意思是“紅色嫩芽”。提到草原上的紅色輕騎兵,很多人都會立刻聯想到他們坐著勒勒車,奔忙在廣袤的草原上,為牧民們演出的場景。烏蘭牧騎特點是什么?吹拉彈唱演一專多能。當他們提出想拍一部劇的時候,我覺得他們應該演自己的故事。他們聽到我這個想法后,劇團上下很擔心:作為一個獻禮節目,自己演自己,題材會不會太小了?但事實上,通過小人物的悲歡離合,反映大時代的變遷,這不正是藝術的精華所在嗎?于是《我的烏蘭牧騎》就這樣誕生了。上演當天,反響特別熱烈。觀眾們都說,它敲開了一些人的記憶大門,讓更多人了解到在遼闊的草原上,還有這樣一批默默無聞、甘愿奉獻青春年華的文藝工作者。

      少年時代的我曾特別想當一個舞蹈演員,但終于沒有實現。于是,我在心里給自己造了一個舞臺。這幾十年來我初心不改,輾轉耕作于寫作、教學、研究和創作之間,人是終究不能再上臺表演了,可是心卻永遠留在了那里。

    責任編輯:楊 學靜
    在線評論
    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    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查看評論
    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©版權所有
    留言文章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946072&encoding=UTF-8&data=AFq62AAAAAcAAMHMAAAAAQAY6LW15aSn6bij77ya5b-D5LmL6Iie6ICFAAAAAAAAAAAAAAAuMCwCFE18Ig87vAH8V1726evsWzVcdZ1-AhRVcjfXFfG77e20dbVK7VTdUm_CXA..
    留言查看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946072&encoding=UTF-8&data=AFq62AAAAAcAAMHMAAAAAQAY6LW15aSn6bij77ya5b-D5LmL6Iie6ICFAAAAAAAAAAAAAAAuMCwCFDRszn66wjBn9Ek6rQy3BfA_50vaAhQVVJdxDLKgak4VCyTAbFQ8WOfuag..&siteid=7